林简言

xswl不行了

桑竹君:

《人到底能有多无聊》

好烦和周二555我很喜欢这对啊……不要虐啊……

不安定:

# 10  &  # 10¼

大家好,不要怀疑你的双眼,是迟了两年的万圣节更新。

连我自己都忘了上次讲到哪了,去复习了好一会才动笔(。你还好意思说)

总之,两年了,我进步了,也学坏了。

还有下,顺利的话下周发。(不,不是flag……)

不行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

吾糖咖啡:

爱着他们

哇的哭出了声

黑貓:

致憧憬的你

草稿注意

是我了

游来游去的柠檬:

松girls 来领老公了!!

不知道这个梗有没有其他姑娘玩过_(:з」∠)_如果重了请通知我

不行了可爱死了

兔寶寶:

塗鴉
小妖狐與老人(x)的日常

妈呀这对

二次元精选:

思维汤化:

我…难得一张勉勉强强的成稿…还贼丑。
画画真难…上色超难………我废了。

【界壯】噛み跡

讲道理啊,我也觉得这对超萌啊,很少有人吃或者写的,瞬间爱上大大了😭😭

Chiho_:

※一輛車


※大概也是挺OOC




-----




走起




-----




其實上一篇就想開車,但沒開成功(?)就延到現在


剛好這兩天看到10月界人生日週&前一週的廣播壯馬又要去當來賓,一次兩集還是為了慶生,簡直不能忍,期待他們又要做些什麼蠢事閃瞎大家aka等真人提供梗


回到這輛車,有沒有開成功我不知道,給大家評斷,我自己是寫得很開心,年輕人感覺就是可以胡鬧,真好(?)



【喻黄/双花】路人(1)

看到车满脑子都是对不起笑出了声

归夜0:

这篇其实很早以前就开始构思了……


先挖坑再说……


年龄差慎入,差12岁






张佳乐和黄少天从包间出来的时候,已经十一点多了。


他们年级聚会的餐厅离学校很远,时间有点晚了,出租车不太容易叫到。两个人都喝了点酒,微微有些醉意。


在张佳乐给孙哲平打了四个电话依旧无人接听后,黄少天拿起了手机拨了一个号码。


“大孙可能已经睡了,他最近工作忙。”张佳乐有些不好意思地把手机收了起来,“你打给谁了?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在周围找个旅馆住一晚上。”


黄少天那边电话已经接通了,他报了地址,没说几句就把电话挂了。“我叔叔,他等会就来接我们。”


两个人站在路边等着,张佳乐明显感觉到黄少天的心不在焉。大概二十分钟后,一辆黑色商务车停在他们面前,黄少天一声不吭地拉着张佳乐上了后座。


开车的是一个年轻的男人,看起来只比他们大个七八岁的样子,穿着合身的西装。他俩上车后,他回头冲张佳乐笑了笑。黄少天自从上车以后一句话没说,一直偏着头看向窗外,张佳乐感到有点尴尬,毕竟大晚上把别人叫出来总是感觉十分不好意思,他又不是那种自来熟的人,跟黄少天的叔叔问了声好就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
所幸这位叔叔平易近人,说话也很温和,点到为止地问了一些学校的事情,车中的气氛才没有那么尴尬。


黄少天难得沉默了一路,张佳乐小心翼翼地观察着他的表情。


作为同一个寝室的室友,黄少天给他的感觉一直都是没心没肺的样子,跟谁都能混得很好,三教九流的人没有他不认识的。他还是第一次见到一言不发的黄少天,看起来好像在和谁闹别扭。


他的叔叔将两个人送到宿舍楼下,下车的时候黄少天把车门摔得震天响。张佳乐心惊胆战地站在车的另一边,半天不敢过去。那边的车窗摇下来,黄少天的叔叔好像跟他说了些什么,然后车就开走了。


拜闹别扭的黄少天所赐,张佳乐扶着黄少天走回寝室,才想起来他还没有向人家道谢。


“周末有没有时间陪我去个饭局?喻文州请我们吃饭。”


“……谁?”


“刚才那个叔叔。”


叫别人来一声招呼都不打,下车摔门,现在又直呼大名,黄少天的行为怎么看都不像对长辈应有的尊重,现在又是一副三缄其口的样子,完全不想解释他和那位喻叔叔到底是怎么回事。张佳乐知趣地没有继续问,答应了周末的饭局。


 


周末那天喻文州直接把车开进了校园,停在教学楼前面,路过的学生都在好奇地打量着。


黄少天面无表情地拉着张佳乐上了后座。


上了车才发现,副驾驶坐了一个很漂亮的女人,回过头冲他们温和地笑着,“文州,这位是你一直提到的少天吗?”


“别叫那么亲热,跟你不熟。”


那女人的笑容僵住了,显然是没料到黄少天反应那么大。喻文州无奈地笑了笑,接着询问了黄少天一些生活上琐事。黄少天就像炸了毛的小豹子一样,句句都有一股火药味。


张佳乐夹在中间左右为难,不知道怎么插话。这种状况直到他们四个人坐下吃饭,都没有好转,除了故意呛那个女人,不说话的时候黄少天一直冷着脸看着喻文州。这顿饭吃得极其艰难,喻文州选的饭店做的菜着实不错,但是这种状况,张佳乐一点食欲都没有。


一种身处修罗场的感觉,仿佛下一秒身边的这个人就要爆炸。


他逐渐发现,黄少天似乎只是在对那个女人不满意,对于喻文州,就像小孩子耍脾气的样子,话里话外都是在排挤那个女人。


回去的路上黄少天拒绝了喻文州送他们回学校,冷着脸说:“赶紧过你的二人世界去吧,估计今天在我这没少受气吧。”


喻文州叹了口气,揉了揉黄少天的头,终究还是开车离开了。


 


他们两个并排走在街道上,张佳乐终于忍不住开口了:“少天,你跟你叔叔……”


“他只是我名义上的监护人。”黄少天的语气突然悲伤起来,“从小到大都是他照顾我,现在毫无预兆地就要订婚了。”


“我很喜欢他。”


“可是他已经……”


“我知道,”黄少天平静地说,“但我还是喜欢他。”


张佳乐有点明白那天黄少天为什么摔门了,多半是刚知道喻文州订婚的消息。他想说点什么,最终还是没说出口。作为黄少天的朋友,他确实想劝说黄少天放弃,可他也同样明白,感情这种东西,不是说没就没的。


不过他想,黄少天应该是知道分寸的。


 


再见到喻文州时,张佳乐正和孙哲平在外面逛街。


孙哲平的车停在地下停车场,他们两个刚下车,张佳乐眼睛尖,一眼看见喻文州的车牌号,拉着孙哲平躲在车后。


远处黄少天从副驾驶跳下来,被喻文州一把扯住手腕压在车门上亲吻。


张佳乐看得心惊,他转头问孙哲平:“大孙,你知道喻文州吗?”


孙哲平也有点震惊:“我记得他订婚了,不过最近婚礼推迟了……”


 


晚上张佳乐纠结了好久,还是去问了黄少天。


黄少天的神色依旧平静,并没有解释什么。


张佳乐有点看不透他的态度:“少天,你知道他订婚了,就算婚礼推迟,你这样也是……”


“他说他会处理好的,”黄少天直直地盯着张佳乐的眼睛,“我不会放弃这个机会的。”


张佳乐叹了一口气。黄少天这算什么,第三者吗?


他不知道喻文州到底什么态度,说出来的话是否可信。黄少天义无反顾地投身到他所信仰的爱情,充满了孤注一掷的决绝,而喻文州的态度,真正决定着他的行为是否是飞蛾扑火。




tbc.